喚起孩子的興趣

卡爾•威特有一個教育原則,就是"教育不能強迫"。

不管教什麼,他總是先努力喚起孩子的興趣,只有在孩子表現出強烈的興趣時,他才開始教。

教讀書也是如此。

他先給小威特買來漫畫和畫冊,繪聲繪色地講給他聽,並且說:"如果你認識了這些字,你就能明白這些故事了。

"他用這種方式來激發威特的好奇心,或者乾脆不講給他聽,只告訴他:"這個畫冊上的故事非常有趣,可是爸爸沒時間給你講。"

這樣一來,威特就有了一定要識字的想法。

這時,老威特就不失時機地教他識字。

卡爾•威特教識字的方法和現在學校的方法不一樣。

他首先買來各十套10公分見方的德語印刷體鉛字母、羅馬字母和阿拉伯數字各十套。

然後把這些字貼在10公分見方的小板上,以做遊戲的方式教。

和別人一樣,他也是先從母音教起,接著以"拼字母遊戲"的形式在玩耍中教威特把字母組合起來。

在100多年前,他就實踐了今天的蒙特梭利女士正在推行的教法。

現在看來,這些方法顯得有些可笑,但在當時卻是最有創意的,這反映了卡爾•威特在教育孩子時的良苦用心。

西方字母只有26個,加上德語的發音並不像英語那樣複雜,所以威特很快就學會了讀--他在沒有學習所謂"讀法"的情況下就掌握了讀。

學會讀之後,威特就掌握了更多的辭彙。

由於他學的是標準德語,所以很快就能讀書了。

我認為這一點對年輕的父母很有參考價值,孩子在學校裏成績不好的一個主要原因,就是語言上有障礙。

西方語言,無論是德語、英語、義大利語還是法語,都多少有些相似。

所以威特能用德語自由閱讀後,又立即開始學法語。

當時他才6歲,只花了一年的時間,就可自由閱讀各種法文書籍了。

之所以學得這樣快,是因為他有非常豐富的德語知識。

按照慣例,孩子學習外語一般都先從拉丁語學起。

但老威特覺得這樣做過於勉強,他認為從與德語最相近的法語開始學起更合理,因而他教給威特的第一門外語就是法語。

對西方孩子來說,學習拉丁語也是相當難的,是所謂"令人頭痛的語言"。

因此,老威特在教威特拉丁語之前做了相當的準備,他在教拉丁語之前,先把維吉爾的《艾麗庫斯》中的故事情節、深刻的思想、漂亮的語言等講給威特聽,以喚起他的興趣。

他還告訴威特,要想成為一個優秀的學者,就一定要學好拉丁語。

小威特7歲時,老威特經常帶他去參加萊比錫音樂會。

有一次中場休息時,威特看著印有歌詞的小冊子問父親:"爸爸,這不是法語也不是義大利語,這是拉丁語"。

老威特說:"不錯,你想想看,它是什麼意思。

"於是威特從法語和義大利語進行類推,基本上明白了大意。他說:"爸爸,既然拉丁語這麼容易,我為什麼不早點學呢?"

這時,老威特覺得條件已經成熟,才開始教他拉丁語,結果威特只用了9個月就學會了。

接下來威特開始學英語,學完英語又學希臘語,英語用了3個月,希臘語用了6個月。

威特8歲時,已經可以閱讀荷馬、波魯塔柯、維吉爾、西塞羅、奧西安、費奈隆、弗羅裏安、梅塔斯塔西、席勒等德國、法國、義大利、希臘、羅馬等各國文學家的著作了。

可以說,只要能儘早開始適當的教育,不使孩子們的潛能衰減,那麼,普通孩子也完全可以具備這種才能。

但是,在老威特的教育理論已經產生了100多年後的今天,我們一方面不在孩子們應該受教育的時候去教育他們,致使他們的潛能日漸衰減;另一方面卻又埋怨自己的孩子成績不好。

有的家長甚至在學年結束時買了很多禮物去教師家裏請求"多關照",別讓孩子留級。

每當我見到這樣的父母,總不免為他們的舔犢之情所感動,同時也可憐他們的無知。

讓本應留級的孩子勉強升級,對孩子是有害無益的。

如果他們真愛自己的孩子,那就應該把心思花在瞭解孩子的心理和對孩子的教育上。

現在,我要提醒讀者,卡爾•威特在教授外語方面值得我們注意的幾個問題。

1、他認為學習外語與其背不如練。他並沒有系統地教語法,他認為即使教孩子語法,孩子也不會理解。我完全同意這一觀點。當然,對大人來說,以語法為基礎來學習外語是有效的,但是對孩子則必須採取老威特的"與其背不如練"的辦法。我們不妨想一想,所有的孩子,不正是用這種方法學會了本國語言嗎?

2、孩子們對故事是百聽不厭的。大人讀小說,讀過一遍就不想再看了,而孩子們卻樂意反複地聽同一個故事。我們在教育孩子時,不能從大人的角度去揣摩孩子的心理。老威特抓住了這個秘訣,在教兒子外語時,讓他用各種語言去讀同一個故事。比如,在讀安徒生童話時,既讓他讀德語版,又讓他讀法語、義大利語、拉丁語和希臘語版。事實證明,這個方法非常有效。

有些讀者也許會問,要那麼小的孩子學那麼多的東西,他受得了嗎?很多人可能以為小威特的生活除了日夜苦讀,就沒有其他活動了,或者以為他除了學究式的知識和幾門外語,其他什麼都不懂。

但事實並非如此,用他父親的話說,小威特坐在書桌前的時間比任何一個孩子都少。

他有大量的時間來盡情地玩耍和運動,可以說,他是一個非常健康活潑的孩子。

在學習方面,他除了學外語,還輕鬆地學習了植物學、動物學、物理學、化學、數學等。

能夠讓孩子輕鬆愉快地學到如此豐富的知識,老威特一定有他非常獨特的教育秘訣。

這個秘訣就是,喚起孩子的興趣,讓他自己提出問題。

威特三四歲時,老威特每天都要帶他散步一兩個小時,不過這種散步不單純是溜達,而是一邊交談一邊溜達。

比如摘下一朵野花,老威特就會給孩子解剖一下,告訴他這是什麼,那是什麼。

或者捉個小蟲,順便給他說說有關昆蟲的知識。

就這樣,一塊石頭、一草一木都是他的教育素材。

老威特絕不採取填鴨式的教育方法,而總是首先喚起威特的興趣,然後根據他的興趣不失時機地進行教育。

同時也絕不對他進行系統教育,告訴他哪個問題屬於植物學範疇,哪個問題屬於動物學範疇等等。

只是就散步中威特感興趣的東西,向他傳授相應的知識。

再看看今天,我們大部分人是怎樣做的呢?當孩子三四歲時,總是不厭其煩地向大人提出各種各樣的問題。

我們大多是敷衍了事,很少耐心地說明和解釋。

就這樣,當孩子的潛能幾乎枯竭之後,我們卻在孩子上學時大驚小怪地說:"為什麼我的孩子成績這麼差呢?"老威特的做法恰恰相反。

只要威特能提出問題,他總是給予鼓勵,並耐心地回答,絕不像我們那樣敷衍了事。

在教育上再沒有比教給孩子錯誤的東西更可惡的了。

老威特的講解並不難懂,他是充分考慮了孩子現有的知識量才進行講解的。

當孩子問到連自己也不懂的問題時,他就老老實實地回答說:"這個爸爸也不知道。"

於是兩個人就一起翻閱資料,或者去圖書館尋找答案。

用這種方式,他培養了威特追求真理的精神,使孩子極力排斥不合理的和似是而非的知識。

為了擴大威特的知識面,除了讓他學習動物學和植物學知識外,還教給他地理方面的知識。

地理教育是這樣開始的:首先,他經常帶年幼的威特到周圍村莊去散步,等到威特基本瞭解了鄰村的情況之後,就帶著他拿著紙和筆爬到自己村裏的一個高塔上,放眼四方,問他周圍的地名,不知道的地方就向他說明。

並讓威特畫出周圍的略圖,然後兩個人再去散步,在略圖上添上道路、森林和河流等等。

這樣,鄰村的地圖就畫出來了。

老威特還會去書店買來這個地方的地圖,和他們自己畫的地圖進行比較並做修改。

他用這種方式使孩子饒有興趣地學會了難以理解的地圖知識。

這就是卡爾•威特教育法的獨到之處,這和我們絕大多數人的教育方式是截然不同的。

老威特在物理學、化學和數學的教育上用的也是同樣的方法。

天文學是請梅澤堡的一位貴族澤肯多夫教的。

澤肯多夫雖然是個貴族,卻是個知識淵博的學者。

本來他和老威特並不熟,也沒有什麼聯繫,他只是威特出名後慕名前來看望的人們中的一個。

他和威特接觸後,發現他的才能比人們傳說的還要高,於是就對他產生了強烈的興趣。

他把威特帶到自己家裏,用自己的望遠鏡做教具,態度和藹地教他天文學知識。

澤肯多夫是一個以做學問為樂的人,他除了有天文學家的觀察工具,還有許多物理學和化學方面的器具以及各種書籍。

他很大方地讓威特使用他的書籍和器具。

小威特的努力得到了大多數人的承認,在普通人看來他就是一個小天才,這使小威特有了比普通孩子更多的學習機會,他可以在家門外的其他地方隨心所欲地學習各種知識,並能得到名師的指點。

返回/哈佛教子枕邊書目錄

創作者介紹

百閱堂

生活便利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